你以后地位: 首页> 漫笔> 细致内容
妈妈的印象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 作者:陈超2018-11-27 11:17:40
欣赏字号:
0

  慈母眼中光,后代心头泪。

  ——题记

  对付天空来说,它印象最深的应是轰隆的闪过;对付鸟儿来说,它印象最深的该是枪管的出没;对付花朵来说,它印象最深的定是喷薄地绽放;而对付我来说,印象最深的即是光阴的情绪在我的心头深深划过……

  九八年的一个炎天,老天爷像被什么激愤了似的,狞恶无礼,拿着洪流瓢一勺一勺地从天河里舀水,泼向九天大地,整个天空充满万万条飞流银练,直坠空中。狂风怒号,卷起层层水柱,侵袭着大树和路上的告白牌,树枝被生生折断,汇入了水流,告白牌嘎吱作响,有点吓人。

  此时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瑟缩地规避在学校阁下,一个由两根廊柱顶起的浅易避雨棚里。“太冷了!”我牢牢地用手抓着双臂,两腿用力地夹着裤腿,恐怕被风吹起,两眼着急地瞅着一个偏向,肚子里咕噜乱叫,眼神含糊又迷离。

  这时我无意偶尔想起:那一年我躺在暧暖的被窝里,梦见了妈妈常烤的馨香的馍片,正笑盈盈地预备咬一口时,馍片却跑了,眼中迷迷糊糊地瞅见一张脸影在眼前闪过,却怎样也睁不开眼,这时我的嘴唇接到了一个湿润、温润的唇,猛地惊醒,原来是妈妈,她用软暖的双手重轻地抚在我的两鬓旁,鼻尖已触到鼻尖,我感触了一种克制的气味,端正穿心上,那种觉得在内心久久回荡,直到妈妈递给我一块金黄酥脆的馍片,我才回过神来。“太香了!妈妈!”我看着妈妈的笑容冲动地说。

  忽然,一股沁冷瞬时拔出我的脖管。噢!原来我还在学校旁,顶上露雨了,我赶快用手去拭那脖子上酷寒的水渍,地下水流如注,像滔滔小河,这时心更紧了,着急的氛围洋溢满身,恍忽间瞥见远处墙角有个身影在蠕动。“呀!妈妈来了!”

  狂风把妈妈吹得身子倾斜,雨衣被紧缩成了一张折纸,艰巨地离开了离我不远的四五米处。后面是一片低洼的水坑,水坑极象一片汪洋大海,自行车、汽车,人和车流象脱缆的小舟,在水中连忙地打转回旋。

  妈妈瞥见了我,急遽跟我摆手,我高声地喊到:“妈妈,水太深了!”此时,妈妈脱下了女靴,暴露了白葱似的细腿。我很担忧!印象中,妈妈的腿历来都是最瘦的。她两脚踏入了湍急的水流,又一次左摆右摇地向我走来,象一只老母鸡在寻觅它的鸡仔们,艰巨地浮到了我的身旁,我讯捷地抱住了妈妈,又一次听到了她仓促的呼吸声,这种觉得深深扎心!

  妈妈定要让我爬上她的背,我生死不肯意,这时一双无力地大手,一把就把我撸到了背上,挣脱不得,我看到了妈妈的手,就象竹节爆突的细竹杆,怎样这时的妈妈如许无力?

  我平静地把脸伏在妈妈的背上,就象躺在了夏季暖阳晒过的青石板上,平展又舒服,看着妈妈艰巨地前行,不知是雨水照旧泪水,妈妈的背上那么湿,又那么暖……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