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漫笔> 细致内容
十月,长椅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 作者:周永煜2018-10-11 10:45:01
欣赏字号:
0

  十月,长椅

  十月,模糊间一周寂静流逝。

  十月,街道两旁,一排排杨树换金颜。我从树下捡起一片黄叶,做个书签吧,给十月留个念想。校园里,"嫩于金色软于丝"的柳枝不见了,留下挺秀细弱的枝干,等候来年"一树东风万万枝"。剪去是为了更好的长出。

  十月,阳光暖暖的,平和中透着一丝冷意。要是有风的到临,就近乎冰冷了。公交站牌下,几个爱美的密斯一边引颈翘首,朝公交开来的偏向观望,一边时时拉拽着那九分裤,真是裤到冷时方恨短,呵呵!站牌后,路旁,两条长椅,约莫六七位老人结伴而坐。此中一位老人,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的小纱巾,预计七十岁左右。她取出手机,用不太机动的手指滑动屏幕,滑过去滑已往,终于出来一位大玉人。"看,看,这是我女儿!在医院下班,护士长。我这衣服里里外外满是女儿买的,女儿好,女儿好!这是我儿子,长得悦目吧!右边是孙子,左边是孙女。" "你可真有福!"阁下几个老同伴满脸倾慕。老人笑了,眼睛眯成了缝,满脸的皱纹也似开了花,那一道道皱纹都该有一个个光阴的故事吧。偶有一丝风吹过,悄悄撩起老人的鹤发,一股寒流涌上我的心头。可敬心爱的老人,他们的人生如这金秋十月,全是劳绩,儿孙满堂,膝下成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愿天下老人,宁静!

  清晨,真好!

  清晨,太阳不冷也不热,恰恰。在操场上走几圈,运动运动筋骨。

  浅绿的草坪,灰红的跑道,蓝天,白云,绿树,偶然飘下的黄叶,惬意地躺在草坪上,氛围中有一丝丝的风,悄悄拂过我的脸,微冷。

  闲步于操场,安平静静真好。正确地说"平静"用得不合错误,由于校园里从每个课堂时时传来教师们抑扬抑扬的授课声,孩子们朗朗诵书声,偶然会有稚嫩、甘美的欢笑声。说"平静"是由于我的心田是平静的,以是这些美好的声响并不影响我念书写作。

  在长椅前坐下,太阳晒着背面,暖暖的。从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笔、本、手机,读郭学萍教师的文章《藏在书信里的爱与情》。郭教师是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第二实行小学副校长,特级西席,这学期兼一年级语文。郭教师逐日一文,我逐日必读。这篇文章是郭教师对南北朝时墨客陶弘景的《报答中书书》的小我私家解读,很美!质朴的笔墨,悠远的故事,如涓涓小溪流入读者心底。读着不由想起也是南北朝的吴均的《与朱元思书》,想发迹中书橱里那些尘封已久的书信,想起书信年月那铭肌镂骨的优美交谊……

  清晨,真好!

  秋日的雨,雨中的我

  秋雨,一连几天,气温骤降,好冷啊!加衣,加温,租的家是一楼,分外的冷!以是启用了电褥,暖霸,很管用。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看来今秋两场秋雨就可以穿棉了。

  雨,下下停停,大大小小。从古到今秋雨宛如带给人们的大多是冷意、愁情、伤感,不外我没有如许的觉得。我,仍然是清静而繁忙着。迎着雨下班,脚步急忙了一些。回家乘公交车在雨中平静,戴着耳机听音乐,天下的统统都对我无丝毫影响。全心全意给孩子做饭,隐隐听得见屋外秋雨时大时小,敲着路面,打着窗玻璃,偶然仰面望外,只见水洼里雨滴高兴蹦跳,密密层层,起升降落。下战书放学老夫来接我,我们一同穿越朔州南北,一同回家,一同吃大烩菜,一同去送车,一同打奶,一同给后代预备夜宵,一同等候孩子回家。11点左右孩子返来,鞋子湿了,裤脚湿了,我大呼:"冷呢哇,来日诰日加衣服!""不冷"后代都如许说,我惊奇之余只能感触:年老真好!孩子也惊奇:妈,有那么冷?"哈哈⋯⋯"我们四个都笑了。

  屋外雨仍在继承,屋里客堂四把伞:粉的,紫的,绿的,咖啡色的,厨房四小我私家吃,喝,说,笑⋯⋯

没有了

责任编辑:康晓玲

前往首页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