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朔州历史> 细致内容
智勇忠义周德威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2018-10-23 15:24:38
欣赏字号:
0

在气吞山河、战将云集的五代,周德威以其轶群的盘算、战绩和远逾同辈的忠义品德魅力著称于世。

现代的朔州,名将辈出,三国的张辽和唐朝的尉迟敬德皆出于此。风趣的是,周德威和尉迟敬德的抽象也相好像,长得身高体阔,面如黑炭。周德威,字镇远,小字阳,五朔州马邑(今朔城区红壕头村)人。年老时练出了眺望烟尘料知兵势敌数的本事。追随唐晋王李克用后,为帐中骑督。唐乾宁年间,因功提拔为铁林军使,后加检校仆射。

他的行迹,史乘上最早见于唐昭宗光化元年(898)。该年玄月,李克用派衙内指挥使李嗣昭、周德威将步骑共 2 万出青山,预备收复山东三州。李嗣昭自小深受李克用喜好,屡次命他做主将独当一壁。周德威任他的副将,可见此时档次已是不低,李克用对他也寄予厚望。接着,史书中又浓墨重彩地纪录了他智勇双全的一战:次年(899)三月,梁王朱温派氏叔琮进逼太原,不停打到榆次、洞涡驿(今清徐东)等地,梁军中传令道: “能生得周阳五者为刺史。”外号“陈夜叉”的梁将陈章口出大言计划生擒周德威以邀功。因陈章每每骑白马穿朱甲,赴汤蹈火,无比骁勇,周德威便要求部属见到白马朱甲的敌迁就冒充溃退,他本身则扮装成兵士混合外行伍之中。比及陈章出来挑衅,部属践约退走,陈章中计急追,就在这迅雷闪电般的一刹那,周德威趁其不备,从面前跃出挥锤击敌于马下,将其生擒。梁军见主将被擒,一下子军心散乱,到处奔逃。是役,晋兵斩获梁军3000余人。周德威显现威猛矛头的同时也展现出他夺目的伶俐之光。

天祐三年(906),周德威率部霸占潞州(今长治),以功加检校太保、代州刺史。

天祐五年(908),李克用病逝,在李存勖新立的特别时期,局面不稳,周德威又恰好手握重兵在外与后梁作战,“时庄宗初立,德威外握兵柄,颇有浮议,表里忧之”。朝中人很担忧和疑虑他使用手中重兵与本身声威夺位自主。固然,这些担忧和疑虑也不克不及说是多余的。在五代,骄兵悍将自恃手中握有重兵,废立君主视同儿戏。后晋上将安重荣就直白道:“天子,残兵败将者当为之,宁有种耶! ”

周德威在这种极度特别的环境下,体现出了高度的忠实,服从李存勖的调遣,急忙回军奔丧。在抵达晋阳时,将雄师屯于城外,本身孤身一人进城,在李克用的灵榇前恸哭不止,哀不自胜,议论于是豁然。当朝中关于能否继承潞州之战孕育发生差别意见时,刚强地站在李存勖一边,用现实举措证明白本身对旧主新君的忠肝义胆。这一系列体现,不光展现了他难得的品德魅力,也博得了先人的歌颂。 接着,他又追随李存勖杀了个“回马枪”,大北梁军,解了潞州之围。周德威以功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振武军(治朔州,今朔城区)节度使。

天祐七年(910)秋,朱温派王景仁率众7万击赵王王镕,王镕向李存勖求援。周德威随李存勖在柏乡(今属河北)相近与梁军对垒。梁武士多势众,配备奢华良好。晋军兵少,望之颇有怯意。周德威一壁对部众鼓动士气说:“此汴、宋佣贩儿,徒饰其外耳,此中不敷惧也!其一甲直数十千,擒之适足为吾资,无徒望而爱之,当勉以往取之。”另一壁他对李存勖说:“梁兵甚锐,未可与争,宜少退以待之。”李存勖以为己方千里奔袭利在速战,比及对方知我真假,仗就难打了。周德威指出战园地形倒霉于马队作战,不克不及发扬己之长处。李存勖听后很不开心,周德威又经过阉人去作阐明,终于使李存勖赞同退军至鄗邑(今河北高邑),挑选有利于马队作战的平原浅草地带与梁军睁开决斗。周德威又剖析后梁军轻装远袭纵然带粮也不行能多,决议在后梁武士马俱饥的下战书未申之时提倡打击,结果晋军大获全胜,从鄗邑不停追到柏乡,梁军闻风丧胆,横尸数十里,王景仁仅率十余骑逃生。这一仗,周德威很好地对峙了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和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的用兵准绳,相机进退,牢牢掌握战役自动权,斗勇更斗智,获得了梁晋争战以来最为紧张的一次成功,将其军事盘算发扬得极尽描摹。

天祐九年(912)五月,周德威率兵出飞狐(今河北涞源境),与镇州王德明、定州程严等诛讨幽州刘守光,于羊头岗智擒其骁将单廷珪,斩首3000级,幽州兵大北。次年,周德威率军霸占幽州,俘获刘守光,因功授卢龙军节度使。

天祐十二年(915),当李存勖与后梁将刘鄩在魏州(今河北台甫西南)坚持时,刘鄩乘虚远程奔袭太原(今太原东北),周德威闻讯从幽州率千骑西救。军至土门(今河北鹿泉),得知刘鄩到乐平(今昔阳)后转变方案率军东进,他料得刘鄩必去霸占临清(今河北临西)断晋军粮道。于是率军急追到南宫(今属河北),“遣骑擒其尖兵者数十人,断腕而纵之使言曰:‘周侍中已据临清矣!’”刘鄩正惊疑其用兵之速,加快了行军速率。周德威乘机于第二天争先进入临清,保住了晋军的生命线,包管了李存勖终极击败刘鄩。

天祐十五年(918),周德威随李存勖与梁军对阵于胡柳坡(今河南濮阳东),李存勖问周德威怎样打法,周德威剖析战场情势,由于地近汴梁,梁军一定背注一掷,气力不行低估,必需使用己方先到而敌军后至的条件以逸待劳。他主张大队伍可暂按兵不动,先派马队骚扰使梁军难以扎营扎寨,待其委顿时再发起打击就可战而胜之。这本是非常准确的战术摆设,但是“勇而好战”的李存勖不听,带领亲军立刻迎战。周德威无法,只好追随出战,对他的儿子说:“吾不知其去世所矣! ”其不惧危难,大方赴阵的忠烈情怀何逊“勇士一去不复返”的荆轲。结果这一仗,李存勖扫尾小胜,继而大北。周德威父子力战阵亡。李存勖战悔恨恨痛哭道:“丧我良将,吾之咎也。”

李存勖称帝时,追赠周德威太师;李嗣源继位后加赠太尉;石敬瑭建晋称帝时,又追封为燕王。周德威是汉人,在沙陀王朝中爵封王位,应该算是最高的贬责。可叹倒是在身故之后。

周德威的故乡在今朔城区神头镇红壕头村,该村原名红袍都,据传因周德威临阵喜穿红袍而得名。其墓在今村路北,漫衍面积3600平方米,墓室袒露出石虎头和石门。1988年,朔县县当局宣布为县级文物掩护单元。现为民舍笼罩,神道辟为村间小道,墓葬已毁。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