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朔州历史> 细致内容
后唐庄宗李存勖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2018-10-22 15:17:30
欣赏字号:
0

  天祐五年(908)初,李克用逝世前,把宗子李存勖唤到病榻边,从箭囊里取出三支箭,苦口婆心地吩咐:你要记着,这三支箭,一支用于诛讨反复无常的燕王刘仁恭父子,以排除问鼎中原的后顾之忧;另一支用于教导契丹领袖耶律阿保机,他与我缔盟,相约联兵共剪朱温,却两面三刀,食言毁约;末了一支用于清除李家宿敌朱温。要是你能将这三件大事办成,我在地府之下也就毫无挂念了。

  李存勖,李克用的宗子,体貌独特,为李克用所痛爱。11岁就随父作战,并与父亲在长安朝见唐昭宗。唐昭宗歌颂他说:“此子可亚其父。”以是其时人称“亚子”。他洞晓音律,常令戏子歌舞于前,13岁习《年龄》,手自誊录,略通大义。长大后认识骑马射箭,胆力过人。

  李克用逝世,李存勖嗣王位于晋阳,时年24岁,成为河东少帅。他铭刻乃父遗言,将遗箭供于祖庙,每逢出征便按次序请出一支,随军为将士壮行助势,待凯旅凯旋,再送回祖庙供奉。仲春,杀去世觊觎王位的叔父李克宁以稳固外部后,又从潞州(今长治)火线调回天下著名、智勇双全的周德威(朔州人),以麻木梁王朱温。

  潞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战略职位地方极为紧张。占有此地,进可依凭三晋,跃马幽冀,挥戈齐鲁,问鼎中原。因而,朱温等与李克用20多年间重复争取。重要城池、关口先后五度易手,战事极为惨烈。天祐四年(907),朱温代唐建梁(史称后梁),派兵10万再攻潞州。守将李嗣昭闭关服从,梁军久攻不克,便在潞州城郊筑起一道小长城,状如蚰蜒,内防打击,外拒援兵,谓之“夹寨”。两军对峙年余,战事进入胶着形态。

  为解潞州之围,李存勖调集众将说:“梁人幸我大丧,谓我少而新立,能干为也,宜乘其怠击之。”他亲率雄师,疾驰6日,开拔潞州三垂冈。随行将三军潜伏调集,梁军毫无发觉。越日破晓,李存勖借大雾的掩护,挥师进步,直捣梁军“夹寨”。此时梁军尚在梦中,匆匆不及应战,被晋军斩首万余级,余众向南奔逃,投戈弃甲,填塞门路。接着,李存勖与守将李嗣昭会合乘胜攻击,梁将符道昭等将官300人被俘,只要百余骑逃归。朱温在开封闻讯,齰舌道:“生子当如是。李氏不亡矣! 吾家诸子乃豚犬(猪狗)尔!”而李存勖却进一步稳固了河东局面,他息兵行赏,任用贤才,惩治贪官恶吏,宽刑减赋,河东大治。

  对“三垂冈大捷”,清闻名墨客严遂成曾赋诗赞道:

  好汉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猖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江山。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冷落三垂冈下路,至古人唱百年歌。

  此战是远程奔袭,以潜伏奇袭取胜。毛泽东饱览现代文籍,对付现代的特殊人物特殊是军事奇才的业绩,都洞若观火。这首为三垂冈之战而写的诗篇,天然惹起了他的存眷,于是挥毫作诗一首。这也阐明他对这次奇战颇为欣赏。那大气澎湃、雄健洒脱的毛体书法,为三垂冈增加了无量魅力,更为李克用的这个“奇儿”减色很多。

  三垂冈之战,为称霸中原举行了奠定礼,使李存勖终极把三晋大地作为稳定前方,兵进太行,逐鹿中原。

  天祐七年(910),由于河东军威大振,控制镇州的王镕和控订定州的王处直见情势骤变,也坚定了附梁的决心,和李存勖结成同盟配合敷衍朱温。朱温为了掩护河北,派兵攻击。 王鎔向李存勖求援。

  天祐八年(911)初,李存勖力排众议,率晋军往救,在赵州(今河北赵县)境内的柏乡一带与梁军对垒。梁军守柏乡,以逸待劳,在地形、军力、配备几方面处于上风;而晋军是马队,机动性和打击本领强,对梁军组成要挟。战役开端,李存勖接纳周德威发起,诱惑梁兵出城,聚而歼之后自动后撤。梁军主将王景仁公然被骗,倾巢而出。晋军捉住时机,以马队剧烈突击梁军,周德威攻左翼,李嗣源攻右翼,喧哗而进。这时晋军李存璋带领的马队大队也已遇上,梁军大北,落花流水,去世伤殆尽。晋军斩敌2万,缉获马匹3000,辎重有数。次年,梁军又两次北攻,都遭惨败,朱温狼狈南撤。之后,梁军丧失了对河北的控制权,朱温一听晋军就闻风丧胆。

  于是,李存勖回师敷衍幽州的刘守光。他先用骄兵之计,促使庸愚的刘守光忘乎以是,然后派周德威统兵3万团结镇、定二镇之兵,围攻幽州。经两年作战,俘获刘守光及其父刘仁恭,在李克用灵前祭杀。

  继而,因契丹犯塞,李存勖亲身北征,云、朔一带皆为其全部,使契丹多年再不敢窥视河东之地。在众将劝进之下,同光元年(923)四月,在魏州(今河北台甫西南大街乡)之南,即天子位,谓之庄宗,年号“同光”,国号唐,史称后唐。登基后又亲率雄师南下灭了朱梁。在出生入死的疆场上,李存勖先后克服了三大对手,终于完成了李克用所付之“三矢”遗愿。

  不幸的是,李存勖在朝前期迷恋声色犬马,玩物丧志,丢失了战场上披荆棘、开辟朝上进步的精力,对军国大事日渐淡漠,使大权旁落于伶官和阉人手中。伶官景进是蠹政害国的罪魁,竟被李存勖倚为亲信,“军机国政,皆与参决”。景进专门探察和奏报告武百官消息,闹得“大臣无罪以获诛,众口吞声以逃难”,迫不得已,只好以金银珠宝行贿后宫。李存勖不光喜好音乐,倍加痛爱戏子,还每每亲身傅粉墨与戏子共戏于庭,乃至还起有艺名“李天下”。由于李存勖横行霸道,仅三年工夫,就把后唐推向土崩瓦解的田地。同伶官、阉人素有心病的从马直(即亲军)指挥使郭从谦乘隙发起叛乱,率军攻击皇城,李存勖被流矢命中身亡,去世时仅43岁。李嗣源被拥护为新主。

  李存勖是朔州大地上走出的沙陀三帝王之首。《旧五代史·唐书·庄宗纪》对他作了切中肯綮的批评,既一定了他的历史功劳,将其喻为少康、光武式明君,说他“以雄图而起河、汾,以力战而平汴、洛,家仇既雪,鼎祚复兴,虽少康之嗣夏配天,光武之膺图奉命,亦无以加也”。又反攻了他骄奢淫逸,居安忘危,“以骄于骤胜,逸于居安,忘栉沐之艰巨,徇色禽之荒乐。外则戏子乱政,内则牝鸡司晨”。 还特殊夸大,前线种种倒行逆施,“夫有一于此,未或不亡,矧咸有之,不亡何待? ”

  李存勖亦有文学涵养,曾作词《一叶落》,曰:“一叶落,搴珠箔,此时风景正冷落。画楼月影寒,西风吹罗幕。吹罗幕,往事思量着。”他大概没有想到,他把“往事思量着”也留给了先人。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