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朔州历史> 细致内容
沙陀族入塞建金城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2018-10-17 15:19:57
欣赏字号:
0

沙陀族是一支生存于中国东南地域的古部族,属西突厥处月部。唐朝初年,处月部散居于今新疆准噶尔盆地西北、天山山脉东部巴里坤一带,因有大碛(大戈壁)而名沙陀,故号“沙陀突厥”。其部以游牧为主,逐水草而居,穹庐毡帐,善骑射,勇悍无比。唐太宗贞观年间,在北庭(天山以北)设置六府七州,沙陀领袖朱耶拔野因功被封为沙陀府都督,厥后子孙世袭相承。

唐德宗贞元六年(790),北庭被吐蕃霸占,酋长朱耶效忠率部众3万余人,在东奔途中与吐蕃追兵大战,朱耶效忠战去世,士众去世者泰半。宗子朱耶执宜收合余众近万人,有骑3000,东归到灵州(今宁夏灵武)。灵盐节度使范希朝把他们布置在盐州(今陕西定边)﹐为让他们从事的畜牧业不停强大,还专门购回很多牛羊。并设置阴山都督府﹐任朱耶执宜为戎马使。飘泊到处的沙陀部众相继还部﹐权势渐渐加强。

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六月,灵盐节度使范希朝改任河东节度使时﹐从沙陀部众中挑选了英勇善战的马队1200人,构成“沙陀军”随行,别的布置在定襄川(今大统一带)。朱耶执宜驻守神武川的黄花堆(今山阴、应县、怀仁接壤处)﹐更号“阴山(阴山看成陉山)北沙陀”。

唐文宗太和四年(830),朱耶执宜又被任命为代北行营弹压使,使其寓居在云(今大同)、朔(今朔州)一带,守卫南方内地。 朱耶执宜十分感谢唐朝对他的膏泽,对防卫事件很努力,他把旧有的11座废弃的营栅仔细举行了整修,并派部众3000人驻守。今后,杂虏(吐谷浑、回鹘、鞑靼等)不敢入侵唐朝边塞。

开成元年(836),朱耶执宜病去世。其子朱耶至心又因跟随唐将石雄破回鹘之大功,被授以朔州(今朔城区)刺史、代北军使等职。朱耶执宜父子入塞约20年间,“沙陀军”生长到上万马队。其间,在唐宪宗用兵强藩成德王承宗﹑淮西吴元济﹐武宗用兵泽潞刘稹,以及宣宗反抗吐蕃﹑党项﹑回鹘的历次征战中,朱耶执宜父子都应诏率军效命,他们作为唐军的劲旅,驰骋南北,大展风范。

唐宣宗大中十年(856) 玄月二十二日,朱耶至心之妻秦氏,在“神武川之新城”为朱耶至心生下了第三个儿子李克用(这是厥后的名字)。李克用出生之后,身强体壮。童年时擅长骑马射箭。13岁时,见到两只野鸭在空中飞行,张弓射去,连中目的。因幼年时一只眼失明,外号“独眼龙”。15岁时,随父征庞勋,骁勇如虎,军中又称他为“飞虎子”。

关于李克用出生处“新城”的详细所在,众说纷歧。一说是今之应县城,一说是今朔州城南之梵王寺村,一说是今怀仁县之日中城。缘故原由是此三处在唐前后都有“新城”的称呼。但由于应县城是建于李克用出生后的乾符年间,而他出生时其父朱耶至心是在朔州任职,因而,现在少数人承认第二种说法。

“沙陀军”愈战俞强,不但威震敌胆,也使朝廷有所忌虑。大中十二年(858),唐宣宗任命河东马步都虞候段威为朔州刺史,充天宁军使,兼兴唐军(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沙陀三部落(沙陀、萨葛、安庆)防遏都知戎马使。这是唐朝对这个地域的沙陀部落增强防遏的紧张步伐。

唐懿宗咸通十年(869),朱耶至心因率“沙陀军”侍从河东节度使康承训征讨庞勋叛逆军战功卓著,被任命为大同军节度使。懿宗还亲身召见,赐与重赏,并赐名李国昌。其第三子也赐名为李克用,并被授为云中(今大同)牙将,防守蔚州(今河北蔚县)。咸通十一年(870),李国昌又徙任为振武节度使。

乾符年间(874—879),李国昌任振武节度使后,因原来的繁畤古城(今应县城东4公里)废塌,重新移筑于天王村,称之为“金城”,以区别于现代之繁畤郡、县旧城。因金城是新筑的,以是也称“新城”。金城也便是如今的应县城。

金城之名,是由于李国昌、李克用父子以为朱耶氏“其先陇右金城人也”。为了不忘先人,吊唁先祖故地,以是才取名为金城的。

“安史之乱”后,各镇节度使的权利不停扩展,由最后的防边生长到兼管民政、屯田、度支等。既拥有地皮,又有人民,既有甲兵,又有财赋,集军权、政权、财权于一身。因此,李国昌父子建金城投入的财力、物力可想而知,其城池之结实、壮观也不难想象。而且,由于李国昌父子十分看重此城,将此城作为定居之据点,在金城四周又兴修有很多严阵以待的防卫办法。金元时期,闻名墨客元好问曾有诗赞道:“南北工具俱著名,三岗四镇护金城。古来险阻边疆地,威镇羌胡万里惊。 ”

“三岗”是:护驾岗,今护驾岗村地点地。赵霸岗,今吕花疃村地点地(一说为赵家湾以东之山)。黄花岗,今称黄花梁,位于怀仁、山阴、应县三县接壤处,梁顶海拔 1153 米。

“四镇”是:安边镇,今镇子梁村东。司马镇,亦名大镇子,在栗家坊村西南。神武镇,在城西20公里处,现已无存,其地后划入怀仁县。大罗镇,在城南20公里处,明清时毁于水患。

金城详细完工于何时,在有关史猜中还没见到细致纪录,但据李克用于乾符五年(878)初起兵抗唐的工夫揣测,应在此前。

金城的建成,在相称长的一段工夫中,成为李国昌父子紧张的军事基地。“沙陀军”在这里增强军事训练,不停连结了“善骑射”的作战上风,他们在战场上如鹰似隼,迅疾如飞,加之个个黑马、黑甲、黑盔,所到之处,如黑云压城,鸦群铺地,被称为“鸦儿军”。李国昌父子挑选在这里建城,恐怕也和金城这一带阵势辽阔平展,利于骑射训练不有关系。

李国昌构筑金城,另有更深的意蕴。李国昌任振武节度使后,恃功恣横,专杀长吏,朝廷不克不及平。咸通十三年(872),调任他为大同军防备使,他称病拒不奉命。并且不久李国昌的儿子李克用还带兵到河东汉地“借粮”,现实便是掳掠,如许沙陀和朝廷的干系天然是越搞越僵。以是,他们建金城,也不克不及不说带有依附沙陀族寓居的这块土地闹独立的深意。

乾符五年(878)初,李克用乘黄巢叛逆天灾人祸之际起兵反唐。金城在今后的一段工夫中,也成了李国昌父子事关进退的地点地。以此为凭据地,他们反唐后率兵很快下蔚州、克朔州、破忻州、陷石州(今离石),席卷泰半个山西。当其闻知前方金城遭袭后,又不得不急令退军回救。在金城沦陷,留守职员及妇孺家属被俘,军心不稳的环境下,争取金城又连续蒙受波折。得到前方大本营的李国昌父子只好于广明元年(880)自愿俯仰由人,亡走鞑靼(在今阴山一带)。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