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朔州历史> 细致内容
黑齿常之黄瓜堆大战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2018-10-10 16:03:28
欣赏字号:
0

  东突厥在唐贞观初死亡后,唐太宗将其“孱弱三百帐”迁于云中城(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南),以阿史德氏为其酋长。到唐高宗时,部落繁衍渐众,气力渐渐规复。唐高宗前期,突厥复国主义头脑仰面。调露元年(679)十月,单于多数护府部属突厥酋长阿史德温傅和奉职率所辖二部反唐。二十四州突厥酋长相应他们,部众共达数十万人。第二年,被唐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裴行俭大破。

  永淳元年(682),突厥吐屯啜骨咄禄重新集合残众,霸占黑沙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东南),再建突厥政权,自号颉跌利施可汗,即后突厥汗国。并以熟知唐内地真假的阿史德元珍(原为唐单于府检校降户部落官员)统帅戎马,不停侵占唐朝疆域。朔州地域再次成为战乱之地。武后垂拱二年(686)玄月,骨咄禄可汗大肆攻掠唐河东道(今山西)北部地域。武后派勇猛善战的上将军黑齿常之领兵抗击。

  黑齿常之,百济(在目前鲜半岛东北部)西部人。初在本国任达率(百济官名)兼郡将。 高宗于显庆五年(660)遣苏定方幻灭百济,龙朔三年(663),常之降唐。因累建战功,失掉高宗赞赏。调露年间,常之以精骑3000击退吐蕃军,以功升为河源军经略大使。常之在军7年,河源军兵精粮足,成为结实的东南重镇。

  这次,武后因局面严厉,派遣黑齿常之转战后突厥,可见对其留意之重。黑齿常之率兵北进至“两井”(约莫今朔城区深井与官井一带),与突厥3000余骑相遇。突厥马队没有想到黑齿常之进军这么神速,还没有进入战役形态,身上都没有穿盔甲。黑齿常之捉住这一闪即逝的战机,立刻率200余骑骁勇打击,突厥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生者都弃甲逃脱。薄暮少量突厥兵赶来,欲与唐军会战。黑齿常之立即潜使人斩柴,令营中多处燃火,以矫揉造作。突厥见遍野火起,犹如烽燧,疑有援兵相应,便乘夜狼狈逃脱。此战,黑齿常之智勇兼备,以忽然打击和疑兵计克服突厥,因功进封燕国公。

  武后垂拱三年(687)七月,突厥再次攻击朔州,武后以黑齿常之为燕然道行军大总管,与李多祚、王九言等合兵迎击。黑齿常之指挥的唐军和阿史德骨咄禄、阿史德元珍带领的突厥军在黄花堆遭遇。

  黄花堆,战国时称黄华,北魏、北齐时又名黄瓜堆,隋唐后称黄花堆、黄花岭、神堆,如今叫黄花梁。东起应县,西至怀仁、山阴,绵延30多里。据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载:其时“层松饰岩,列柏绮望”,天然是林木丛生,遮天蔽日。至于“黄花耀金,暗香袭人”,那是厥后的情形。这从地名的演化也可见一二。在冷武器期间,黄花堆频频成为闻名战场,应该和其地形地貌利于伏兵,便于反击有极大干系。

  两边睁开鏖战,黑齿常之击溃了突厥军,长驱急进,追击40余里。突厥军自愿逃往大漠以北。其时战况,史布告载很简朴,寥寥数笔。但以突厥马队疾速机动的上风和此前胜多败少的战绩,却在此战中溃不可军推测,黑齿常之此战摆设周到、指挥恰当、用兵神奇之处足以给人留下富厚的想象空间。唐军猛追狠打,锐不行当之势居然绵延40余里,更见胜势非比平凡。

  十月,右监门卫中郎将爨宝璧表请穷追突厥,武后令他与常之讨论,遥为增援。但他欲独占战功,不待常之赞同,即擅领精兵1.3万人先行,出塞2000余里,进袭突厥。既至,又派人威吓见告,结果反使敌严加戒备,致使被突厥击败,全军尽没。 武后遂杀宝璧。

  厥后,黑齿常之由于苛吏周兴的陷害而下狱,罪名是武则天最悔恨的一种说法,即计划匡复李唐皇室。听说,另一名苛吏来俊臣对黑齿常之的牙齿产生了兴味,派人把黑齿常之的牙齿拔上去,要看一看究竟是不是黑的。黑齿常之是战阵中的猛将,素性坚毅,他回绝苛吏进一步的凌辱。面临苛吏怒不可遏的毒害,黑齿常之挑选了殒命,决然用绳索勒去世了本身,以这种方法保存本身末了的品德尊严。一代将星凋谢在大狱之中,时人无不为之叹息。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