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地位: 首页> 朔州历史> 细致内容
李靖出马邑破突厥
泉源:朔州市旧事中央2018-10-09 15:58:20
欣赏字号:
0

唐太宗李世民经“玄武门之变”夺得皇位后,在兴利除弊,推进社会政治、经济稳步生长的同时,对突厥刻意转变防卫抵抗之策,策划自动打击,予致使命打击。

武德九年(626),李世民方才登位。突厥颉利可汗率兵攻击,一起势如破竹,竟势如破竹,抵达长安郊野,与唐军隔渭水便桥对阵。颉利见唐军阵容划一,晓得有备,不敢胆大妄为,要求媾和。唐太宗审时度势,做出退让,并赐与颉利大批金帛,与颉利可汗订立“渭水之盟”。他对朝臣说,“将欲取之,固必与之”,为的是让他们骄惰,以便一举清除。这大概是一种粉饰,但决不克不及不说是他的真实意图。为做好备战事情,他一方面任命富有军事才气的李勣为行并州都督、张公瑾为代州都督,增强山东方面的军事摆设。一方面增强军事训练,进步士卒的作战本领。据载,他“逐日引数百人于殿前教射,亲身临试,命中者随赏弓刀、布帛”,“自是后,士卒皆为精锐”。

突厥方面的情况恰恰相反。贞观元年(627)冬,漠北蒙受特大雪灾,“高山数尺,羊马皆去世,人大饥”。 单一的游牧经济很难顺从如许的天然灾祸,因此,加快了东突厥汗海内部抵牾的激化。同年五月,依靠突厥的苑君璋在得到马邑退保恒安(今大同)后,看到颉利势衰,率众献城归唐。恒安“地险城坚”,突厥无疑得到了扼制唐军北进的屏蔽,这更促进了唐太宗把打击突厥的战略重点选在山西。

贞观三年(629)冬,唐太宗任命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张公瑾为副,任命并州都督李勣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出山西;又任命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柴绍为金河流行军总管,出关中。各路戎马共10余万人,都由李靖节度,分路反击。

李靖,字药师,京兆三原(今陕西三原)人,少有“文武本领”。其舅韩擒虎为隋朝名将,常与他讨论兵书,曾歌颂说:“可与我讨论孙吴兵书的人,只要李靖一人了。”李靖与朔州之缘,始于唐立国之前,隋朝末年,李靖出任马邑郡丞。李渊与王仁恭一同抵挡突厥时,李靖凭着本身敏锐的视察力了解到李渊有谋取天下之志,就脱离马邑预备经长安到江都向隋炀帝告密。李渊父子起兵反隋,正在长安的李靖被俘,李渊欲杀之,经李世民讨情,幸免一去世。于是随李世民在征讨王世充的战役中立下战功,被授为开府。后累有升迁。

贞观四年(630)正月,朔风凛凛,李靖统率骁骑3000自马邑(今朔城区)动身,快马加鞭疾驰到恶阳岭(今平鲁东南边外),随即出奇兵夜袭距此不远的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南)。唐军如从天降,杀敌不可胜数。颉利大出不测,率残部弃牙帐仓促而逃。当他们发明李靖只要数千马队时,有人主张再战,颉利说:“唐军要是不是倾国而来,李靖怎敢孤军到此!”为避李靖兵锋,颉利徙牙帐于碛口(今内蒙古二连浩特东北)。李靖发明了颉利的果断失误,索性就假冒唐军主力继承打击,在后尾追。同时沿路派人吓唬劝降突厥各路小可汗,颉利孤家寡人,很快身边只剩下几万队伍。

李靖勇于孤军深化,并且进军神速,应该与他先前在马邑任职,对这一带天文和地形特点认识有关,其过人的胆略、智谋也真如厥后李渊所赞:“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岂能及哉! ”

颉利可汗逃到铁山(今内蒙古境内阴山之北),忙遣使至长安向李世民求和,表现愿举国归附。实在这只是颉利的缓兵之计。他盼望一来解眼下燃眉之急,二来待春暖之后草青马肥,再东山再起,大概退守自保。不外遗憾的是,颉利的缓兵之计末了却酿成了坐以待毙。在协议这段工夫,唐军的主力在李勣的领导下也随后赶到,与李靖会合了。要是颉利反面谈而继承逃跑,李靖兵少,追而难击。颉利一协议,倒把唐军主力给等来了。

李世民允许与颉利媾和,并派鸿胪卿唐俭为青鸟使到铁山安慰突厥部众。李靖此时正驻扎于白道(今内蒙古土默特左旗)。送走途经此地的唐俭,李靖即对部属说:“颉利虽败,其众犹盛。若逃至大漠以北,团结回纥、薛延陀等族众,再想清除之就难了。今皇上诏使至其处,颉利必会宽解,不再戒备。若选精兵1万,带20天的口粮,敏捷打击之,颉利可不战而擒。 ”

其时另有将领对此有些疑虑,以为天子曾经允许与颉利媾和,并且也派出了协议使节唐俭。要是对颉利发起忽然打击,有抗旨之嫌。再说,唐俭已到突厥营地,要是突袭颉利,则唐俭性命休矣。李靖表明说,天子并没有专门下诏令雄师停息打击,作为上将,应凭据战场情势决议攻守事件。只需能彻底清除突厥,此时也顾不得唐俭了。

其时兵分两路,李勣北进到碛口,把守颉利北逃之路,李靖亲率1万精兵,派部将苏定方率200骑为先锋,乘雾而行,悄随唐俭之后北进,至阴山全歼突厥的一部巡查马队,尔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颉利的牙帐。此时颉利因李世民允许与其媾和而洋洋得意,忽闻唐军突如其来,匆匆之间,难以聚集军力迎战,只得率万余人北逃。李靖大获全胜,斩杀万余人,俘虏男女10余万,获杂畜数十万头。北逃的颉利被李勣拦击,不久就当了俘虏。至此,东突厥汗国死亡。自阴山至大漠的宽大地区,遂划入唐朝的邦畿。

李靖在明知李世民曾经允许与颉利可汗媾和的环境下,审时度势,坚决予敌以忽然打击,一战即从基础上办理了突厥之患,其功甚伟! 李靖此举,是对兵书上说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最佳解释。终究与敌国谋和,以及担当敌国的求降,远不如彻底清除之洁净爽利。 这一定也正中李世民的下怀。

李靖凯旋后,李世民公然十分开心,说:“李陵以步兵五千绝漠,然卒降匈奴,其功尚得书竹帛。靖以骑三千,喋血虏庭,遂取定襄,古未有辈,足澡吾渭水之耻矣!”太上皇李渊闻讯也很开心,叹道:“汉高帝困白登,不克不及报;今我子能灭突厥,吾拜托得人,复何忧哉! ”

灭东突厥,这是李靖为唐朝立下的一大边功,也是中原王朝与南方民族作战所从未有过的劳苦功高。李靖以破突厥功册封为代国公。贞观十一年(637),改封为卫国公。今后很长一段工夫,唐朝南方疆域晏然无事,边民安身立命。突厥颉利可汗部落消灭后,唐朝威震八荒,四边多数民族部落纷繁向唐朝称臣,尊唐太宗李世民为“天可汗”。

李靖前前后后曾在今朔州地域渡过了十多年的军事生活,也留下了很多闻名的历史遗址。据《应州志》载:“天王祠,在古城帅府西南隅,唐魏(卫)国公李靖所创立。”

李靖被先人神话为“托塔李天王”。朔城区神头镇马邑村西城头有一处高峻的墩台,为马邑古八景之一——“橹台远眺”,此台传为李靖所筑观星台。相传,李靖不光下知天文,还上通地理,于兵马倥偬之余,月黑星稠之夜,通常登台瞻仰星空,思索宇宙秘密。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抢手图片

  • 扫描挪动版
  • 扫描二维码